唐舞清

记哑舍!!歌曲哦⊙∀⊙!我失踪时填的词……不是我唱的

我正在5sing听 的歌曲,你也快来听听吧。 http://5sing.kugou.com/fc/16673559.html (更多好音乐, 尽在5sing原创音乐: http://5sing.kugou.com/poster/click?itemId=4)
链接评论

恭喜小哥生日喜提小黑金

大概算得上是817的贺文吧,,每次都拖更这么久,后天又要开学了······这tm一定是我过得最累的暑假,掺有沙海剧版剧情,注意避雷,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想脑补小哥看到新月饭店那把刀打的感受·······拖了这么久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干什么,想了想

每次番外的热度比正文都高,我也没办法,想来还是好久之前开的坑

道歉信这次我就不写了,每次更文后面都跟封信的大概也只有我了

 

先交代一下背景,这只是一篇瓶邪,接重启,和共渡没有关系,加tag是方便大家考古一下我······

 

人物属于叔,ooc属于我

                                                                       

以下正文

从雷城回来,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年了,我的肺在闷油瓶的调理下,也渐渐有了些好转,但总体还是像一个破旧的老风箱一样,动不动就要咳两声,也正因此,烟就成了我们三个间明令禁止的东西

我是被闷油瓶和小花看的死死的,厨房的抽油烟机和炉灶都让花总换了套全新的,但就算是这样,闷油瓶还是连厨房都不让我进,而之前习惯性放口袋里的烟,也被张大爷换成了棒棒糖和poky,总之就是一些能叼的东西

胖子要抽根烟都要趁着小哥出去巡山、我还没起,拉着我们生态菜园里的菜去镇上赶集才偷偷摸摸抽两口

啧,死胖子回来后一身烟味儿,勾着我也想嘬两口,问他要点存货,结果他竟然向闷油瓶子告发我?

结果······反正我现在一点也不想抽烟,真的

塑料兄弟情

不过也亏是闷油瓶他们这样,我过了一年还没有吧自己折腾死

一转眼小哥就回来三年了,之前我和胖子两个人好玩儿,就把817这一天定为了小哥的生日

想着我们现在又没几个钱,人张大族长还有张海客和小张哥那边供着,啥玩意儿没见过?这送生日礼物到城里我和胖子俩个人最近一段时间的烦心事儿

“诶,天真,你说咱送啥给小哥做生日礼物啊?”胖子在厨房里颠着勺,摆出一副五星大厨的风范

“要不,给小哥做个蛋糕?”我想着,去年11月份的时候给做了个小黄鸡的,看他好像还挺满意的样子,今年要不再做一个?

胖子扭头,看了看在厨房外躺椅上躺着撸狗叔叔我,想了想:“得了吧,还做蛋糕,就不能换点啥?就你胖爷我觉得啊,你还不如把自己拾掇拾掇,洗白白了,胖爷我呢就送小哥点好东西,你不是一直想喂他西班牙大苍蝇吗?”

“滚犊子!认真的!”

这胖子脑子里怎么竟是黄色废料,就老闷那尺寸就已经够我受的了,还给他吃西班牙大苍蝇?我活不活了?

“得!那你说怎么办?有钱的话多好办,直接把小哥拖到北京去,一个天灯解决所有问题”胖子把菜端出厨房,又从冰箱里帮我把小满哥的特质狗粮给端出来

满叔叔意思意思朝胖子汪了一声,自己吃饭去了

我想了想,点天灯······新月饭店·······

诶呦!想起来了!当时放在新月饭店了个可以当礼物的好东西!当年火急火燎地想赶到雨村和胖子小哥金盆洗手退休养老,就把累死累活点的那盏灯给忘了!那可是·····

胖子看了看我,我给他使了个眼色,他立刻领悟了过来,给我了一个你牛逼的手势

我坐到桌边夹了口菜,看来,接下来就是想办法说服老张跟着我们去一趟北京了

有这个想法后第二天闷油瓶就巡山回来了,我和胖子就以去看看小花和瞎子的眼睛顺便给他介绍一下黎簇那几个小鬼

闷油瓶也不出意外的答应了,他自己在斗外和关于我的情况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要求

于是在814号,我们就开着上次赎回来的小金杯带上了小满哥,向祖国心脏北京开去

这次没有年货,小哥倒是不用像之前那样和年货挤在一起,但也正是应为这样,只要不是我开车,我都默默坐到后座去,让他看起来没那么清远

现在新月饭店是尹南风在管着,但是张副官还是在那蹭吃蹭喝,倒是我之前听张海客说,他们香港张家已经和内地的张家已经重新联系上了

啧,看来还要提防一下百岁山啊

到北京的收费站,小花的粉色jeep就在路边等我们,事先就已经交代过我们的来意,我们下了高速就直接到了新月饭店

之前小花把我和胖子的家底抄了个干净算是把新月饭店的账单还完了,当然我也不知道我的那些藏品被拍了多少,反正现在无债只剩穷,进新月饭店的住宿费啊茶水费啊只能交给百岁山和解语花呗了

我们下车,把车钥匙丢给了最近一直和罗雀待在一起的坎肩儿,让他去把车给我停好,我们先进饭店

那个房间在沙海计划中关过苏万和杨好两个小兔崽子,听百岁山说,他们两个看到那样东西,拿不动还给批了个假货,当时我就当个笑话听了,没想到百岁山今天直接在我让他给小哥留的那个房间里设宴,把梁湾和苏万黎簇都叫了过来,哦张海客和张海楼也在,估计是死皮赖脸的想来见他们族长

果不其然,一看见闷油瓶子走了进去,那俩傻X就瞬间从凳子上弹了起来立正站好:“族长好!”

诶呦喂,那架势让我想起来二十几年前大学军训的感觉,他们那哪是喊族长啊,那是喊首长吧

闷油瓶果然还是向着我们这边的,没多搭理他们,只是点了个头让他们坐下

梁湾看到小哥倒是眼前一亮,但是想了想什么,又看了眼小哥身后的张日山,脸刷的就红了

这俩人——有戏?!我和胖子对视一眼,脸上透出八卦的味道~

这些事情当然要往后靠,现在首要的任务当然是给瓶仔庆生,大家就一一落了座。张副官果然明白我想干嘛,故意把主座布置的面对之前我亲自布置的放刀的架子  

果然,小哥走到为他准备的主位后,一抬眼就看到了那把我让黑瞎子带人再进蛇沼时,帮忙拿出来的黑金古刀

我记得瞎子那时候朝我吹了一个山路十八弯的口哨

当初我让瞎子帮我把刀拿出来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如果人到时候接不出来我就留个念想,如果人到时候接出来了不愿意跟我走就给他做个念想,如果到时候人接出来了也原意跟我走······就是现在这样,差点没把这念想忘了

闷油瓶整个人有些发愣,甚至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我,甚至看我的眼神还有些喜悦,说真的,这么久我很少见这瓶子表情这么精彩过

当然他的表情都是微乎其微的,也只有对他非常熟悉的人才能隐约看出来

他示意大家坐下,自己却走过去一把抄起了小黑金在手里掂量掂量,抽出了刀,顺手挽了个刀花,一副很满意地样子,果然他他这种臂力的人还是更习惯小黑金的重量

不过张老大还是张老大,把刀又放了回去,当着两个小崽子的面一把拥住了我,将脑袋埋在了我的肩窝,过了一会儿又拿他好看的唇轻轻碰了碰我的

这回真的轮到我愣住了,除了两只崽子,其他人见怪不怪了,但我内心还是划过一个非常不靠谱的想法:靠,老子好不容易在小崽子面前树立的威风形象要喂小满哥了!

果然,当闷油瓶抱够了,我一看那俩,果然都是一副不可置信地样子,筷子都快给他俩吓到桌底下

我轻笑了了两声,让大家赶紧动筷子,别等菜凉了

 

 

因为我的原因,今天都没有喝酒,所以我们十分清醒的让长大族长给副官和梁湾赐了婚,我也十分清醒的看到黑瞎子匆匆把小哥叫了出去,不知道把一包什么玩意儿给了瞎子

哦瞎子恢复的不错,离取下墨镜的日子不远了,所以我只当我那不靠谱的师父给了小哥什么东西当是的生日礼物和谢礼

说实话,我是真的很好奇他究竟给了什么

结果我问闷油瓶子要,他竟然还不给!瓶子,你变了,你以前都很宠我的

 

 

                                                                                       

 

结果

晚上我就知道那袋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丫一件不漏地用在我身上

Mmp以后瞎子再给小哥送东西,老子就让秀秀催他的债,让小花罚他跪榴莲壳!!!!!!!!!

啧,腰疼的样子绝对不能让黎簇那小崽子看到,否则我真的就威风扫地

 

 

                                                                                                            

 

 

黎簇: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吴邪······曾奶奶!爸爸他在外面没有女人但是他!有!了!男!人!还!不!认!我!!!


求求各位行行好帮帮忙吧!!!
给老板在快看里投一票QAQ啊!!!!现在老板离晋级还差十万票大家挺住不能让老板淘汰QAQ

盗哑 共渡 第十一章

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一章叫什么了······

直接放文顺便,这一章其实并没有什么小哥的戏份······大概只是过渡章·····看前文戳我头像

顺便说一下,各位家人,我去年去过杭州也去过长白山

如果有什么关于长白和杭州的一些旅游注意事项的问题欢迎私信戳我,我看到了就会回!!!!!

有问题请一定要来找我!我会尽自己所能的!!!!!

盗&哑   第十一章  故事继续

虽然算是简单的相互介绍过了,但毕竟不是自己人,吴三省一行人对这个套近乎的胖子还是有些芥蒂的,看在老板的面子上好似和和气气的交流着到目前为止双方对这个油斗的心得

而一旁的老板面对医生投来的疑惑的目光,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好像自己真的有这样一个爹似的

吴三省内心还是感到纠结,本来他的计划就被吴二白突然加进来的一个老板所打乱,但是毕竟这是吴二白塞进来的人,肯定是对全局有推进作用······但是这个胖子······需不需要······斩除后患······

虽是心中是这么想但是明面上肯定不能这样说,吴三省只能硬着头皮换个方法把多余的因素去掉然后继续自己的计划

“这样,这地儿这么大,我们干脆分成两组,分开拿东西。”吴三省想了想,只能出此下策,“潘子、大奎你们两个跟着我,老板,剩下的人就麻烦你了”

说完也么等老板答应就先揣着枪·支·弹·药提溜大奎,扯着潘子就先行一步进了耳室

老板听他这么一说狠狠地哆嗦了一下但还是选择面带微笑······总觉得自己好像被旧识狠狠地坑了一把,不是说只是在这里帮他照看一下侄子,带着他走一下他的家人留给他的任务······

现在看着身边的医生,想想站在身后的吴家小太爷、张家族长还有一个正统北派摸金校尉,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老板无奈,只能嘱咐医生跟紧自己,正想转头也叮嘱一下吴小三爷注意安全的,结果吴小三爷却自己开了嗓

“医生、老板,胖子,你们知不知道那个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小哥去哪里?”

很好,张族长失踪了

老板的眼角抽了抽,甚至有些想扶额······敢情除了明朝那个有根筋搭错了的张起灵,每一任张起灵还有附带的额外功能——失踪是吧!

“算了,人家有本事单干,吴邪,你就先跟着我吧”

吴邪现在才反应过来,靠他亲三叔真的把他丢了!!!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跟着这个看起来很有经验的哑舍古董店老板了

啧啧啧同样是开古董店的怎么差距这么大啊啊啊啊!!!!

胖子倒是认定老板的“爹”是自己爹的救命恩人的之后,就无所畏惧了,反正当年他老爹走之前就告诉他如果遇到了穿赤龙服的人要无条件服从·······

医生本来就是跟着老板来的,连老板为什么要叫他来他都不知道,反正跟着老板走就行了,反正老板又不会害他

一众人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准备走向另一边耳室,看了看,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甚至还有大部分是明朝的物件

吴邪和医生两人内心mmp:不是说好是春秋战国的吗?怎么都是明朝的

胖子也是感到奇怪:“那啥,恩公家公子——贵姓?”

“免贵,姓甘”老板礼节性地勾勾嘴角

“哦哦哦哦哦哦!小甘公子,您可知这是什么情况?”

老板听了这个称呼,愣了一下,还真是个从没听过的称呼(王公之子为公子,后期·····老板没有入仕所以也不能称为公子),但还是定了神,说道:“王先生不必这样称呼,现在在下已经完全接手了家父的哑舍,您就称呼我老板就行。其实这个情况,通俗点说就是上下铺,借他人龙脉,养己之尸,所以我们真正要找的鲁殇王墓在我们的脚下。”

脚下?!

还未等众人思考到底怎么才能下到下面那层真正的古墓,隔壁那间耳室就传出了叮铃哐啷的响声

“三叔!潘子!!大奎!!!”吴邪反应过来,转身就往隔壁耳室冲

“诶诶诶!天真哥你等等我!!!!!!”医生不放心,扯着老板就跟着吴邪冲了出去,然后老板也不放心胖子一个人在这里瞎摸索,拽着胖子跟上了医生的脚步

然后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四个奔跑的糖葫芦串一串的场景

原本也和他们这边的耳室一样闪着幽幽手电光的另一个耳室却一片漆黑,幸好一群人跑的的时候还记得拿着手电端着烛,否则老板的严重夜盲症发作直接相当于损失了一个战斗力

“烛,你先去帮我们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板轻轻晃了晃手中的人鱼烛,让烛这个自带灯光特特效的飘姑娘先去帮忙打探一下情况如何

“老······老板!里面没人!”烛也惊讶了起来,这里的墙壁没有一丝空隙,她进去都没带飘一下的,那人怎么就凭空消失的?!

“应该是一次性的机关,”吴邪思索了一下解释道,“我在爷爷的笔记里见过,机关打开后果断时间就会被砂石重新填满”

“等等等·····小同志,谁来给我解释一下这飘姑娘是??????”胖子盯着又飘回来的烛,半天脑子没有转过来

“没见过吧~这可是千年人鱼烛的精魄!”医生总算可以好好嘲讽一翻,不用显得自己特别多余

“咳咳”老板咳嗽了两声阻止了医生的嘚瑟家犯傻,顺便微笑反问,“我想三爷他们应该是找到了通往下一层的通道了,现在当务之急难道不是找到通往下一层的通道和三爷汇合吗?”

有道理······剩下几个超龄儿童终于发现自己在做的炫耀是多么的幼稚

“这边的耳室有一个,那么另一边肯定也会有另一个的,我们还是回到刚刚我们进去过得那个去找找?”吴邪思考了一下,指着他们刚刚离开的地方,但没打手电单纯一眼瞟过去,却不禁打了个寒颤

说真的,墓室里真的黑的怕人,不是那种城市中所谓的霓虹夜晚的黑,也不是乡村中月明星稀的黑幕,而是深海中那种深幽的感觉,虽然脚踏实地,但是心中还是会有一阵阵涌上来的不安,前方未知的生物、陷阱无时无刻都紧逼着你,生的渴望、死的恐惧,交杂着摧残着人的意志,使人越是想冷静,冷汗却越是不停地往下淌

过来的的时候担心吴三爷的安危,心中有事还没什么的,但一想到一次性的砂石机关还有,来时的尸洞中的女鬼,还有一系列网络小说中的描写,吴邪和医生两个小白的心中顿时没了底

最后还是老板笑着让烛先进去,把通道里的长明灯重新点燃,才笑着让吴邪和医生二人进去,胖子也看出了两个小年轻的窘迫,走到而二人中间大笑着拍拍二人的肩开着玩笑:“哈哈哈!小伙子别怂!!!在斗里没有什么不是一发童子尿不能解决的,有的话就两发!!!”

咳咳——胖爷——我们害死稍微注意一下场合好吗·····

 

                                                                    

每次更新都有的道歉信又来了········

我这一拖又拖了一个月真的是很对不起大家·······

emmmmm……其实我一点也不介意镇魂女鬼找我扩列

说什么啊明明打的是px和cs的tag·······

中考还是没有考好,前段时间一直在忙集训的事情,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都是数学课还隔天一次考试真的是没谁了······结果竞赛班还是没有选上…………呵呵呵呵可以说自己离浙大又远了一步吗

脱了这么长时间还有一点我必须要认错那就是我爬墙到镇魂圈子嗑巍澜结果停不下来结果这边也没写然后巍澜的党费也没交……我有罪我检讨……tm现在夏日限定的组合白居过隙都要结束了········我一点粮都没有产……说好的车也不会开……要我何用……

非常感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还有关注

说真话,这些都是撑着我从元调失利后渐渐一步步走出来的动力,虽然我现在和优秀完全靠不上边,但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突然想哭,突然想吃芒果椰子冻QAQ扩列私戳我哦~

这个是继昨天龙哥十四中的后续……现在华师一搬到郊区←但还是学籍算武昌,所以没有拍到……
我们初中运动会在这里举行←很大还有后山😂
在武汉著名景点昙华林附近,感兴趣的各位大佬可以路过看看😂
附上昨天链接
http://tangwuqing.lofter.com/post/1e90fc57_eea93c13
←打不开见评论

各位镇魂女孩尤其是小笼包们看过来!敲黑板划重点了!!
谁说校霸不能是学霸了!!!!我实名不服!!!!
首先声明:荆楚网是湖北可靠的新闻网站
没有看错是龙哥
不是武汉市的各位小哥哥小姐姐可能不太了解以上提到的两所学校是什么概念,作为一名武汉市武昌区的中考生我来为大概介绍一下以及做一些大胆的推测,如果有什么问题欢迎大家指正
首先介绍一下,这两所学校都是武昌区的学校,虽然我不知道居老师那年有没有暗地里跨区报考,但如果是按照学校老师的推荐报考,那我可以大胆推测一下,龙哥是武汉市武昌区的人哦~(顺便我也是武汉市武昌区的人并且生日和龙哥同一天不要太羡慕~)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图中提到的两所学校
在介绍学校之前事先声明,武昌区是武汉市的教育大区,也是目前教育竞争最激烈的区,考试人数最多的区,是武汉三镇之一,大部分都在武汉市一环内,并不是什么犄角旮旯的地方哦~然后因为这两所学校都不是我的志愿学校,所以了解不深,如有需要可走官网
讲正题!
十四中:全称是武汉市第十四中学,省级示范高中,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省重点,中考志愿第一栏的那种,武昌区排名第四!←具体情况可走官网
说到第四,可能有人会问:那前三呢?
这里介绍一下
第三:武汉中学←就是董必武建的那个
第二:湖北省武昌实验中学←毛主席题字那个,也就是我的志愿学校,全市排名一直在和武汉二中挣第二
第一: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

为什么第一后面不戴箭头?
因为戴箭头讲不完
大家对比一下“华师一附中”
没错就是这个……
雷打不动的武汉市第一,湖北省少说前三的高中
一个令我这个常年年级前十的人瑟瑟发抖的学校
光中考的录取分数线就比排第二的省实验高出十几分……
可怕……
光是高分保护今年的85%以上都去了华师一……😭😭😭(550分中考满分520以上进行高分保护)
大家可以去查一下今年华师一上清北和过了自主招生的人数…………
总而言之,上华师一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难的!!!!进去的几乎都是学神级的人物!!!!!!
我这种人拍马难追啊!!!!!
全省排名比撒贝宁←北大还行的那个毕业的武汉一中(武汉市大概第四的样子)高!多!了!
←当然具体走官网错误请指出
所以……朱老师其实不仅校霸而且学霸是吗……………………
设定还能再苏一点吗……………………
留下想象空间各位自行酝酿一下……
真不愧沈教授那句:我的异能是学习……

蔚蓝色的巍澜……
字丑别嫌😂😂😂(用的钢笔彩墨……墨很有点不均匀……)
不要脸的打tag

今天真的是非常值得纪念的一天……
潜水小透明万年不更文
脱稿拖成有生之年的我百fo了!!!
百fo点梗对吧……
我会在暑假回来好好写的!真的!在下还会填词唱歌!
emmm……真的是非常谢谢大家了
tag里随便选随便点和50fo一起一共抽四个……如果评论不到四个那真的就很尴尬了😂😂😂😂😂😂

群宣,占tag抱歉
一个共同交流哑舍和盗笔的地方
群主我的cp向是瓶邪赤锁
群名和在下的拙文同名
很自由的地方
别水就行
群大了以后应该会再开一个小语c群
不过要等到暑假了
可以在线催稿……
在下字还可以声也OK
希望可以勾搭到小哥哥小姐姐作cp~
以上